您的位置:主页 > 教学科研 > 理论研究 >

第一次带讨论就上手:—— 学生的各种类型与课堂临变之道 来源:教学科研处    作者: 教学科研处

       我适合当讨论课 TA (TeachingAssistant, 教学助教) 吗?万一气氛带不起来怎么办?这恐怕是很多新进 TA 第一个浮上心头的问句。别担心,你并不孤单,每一个杰出 TA 都曾经是新手。以下的实用战略将帮助你旗开得胜!

  通常 TA 最容易担心的一个问题是:「万一有学生不合作怎么办?」的确,要赢得所有学生的喜欢是件很不容易的事。根据每个 TA 不同的个性,在面对学生时,也一定会遇到一见投缘型、慢熟型或是互动并不那么顺利的类型!到底如何有技巧的突破心防,激发出每个学生的学习热忱呢?

  根据神经语言学,人脑的思维及说话模式可区分成四种类型。以下我将在每种类型各举一个代表人物,并说明必胜的因应之道。

 第一类型:拿破仑型
特征:热情、主动、说话直爽、用语绝对强烈。

  你一定会有机会遇到这种学生:热情直率、主动发言、言论强烈充满个人观感,甚至每次都抢第一排瞪着你微笑。这真是给人无限鼓舞的小天使啊!这一类型约占总人数比例的 15%。以一个二十人的讨论班而言,大概会有机会遇到 1~3 个拿破仑。对这类型学生而言,第一印象非常重要。简单来说,如果你一进教室他/她就对你看对眼,那他/她就会无条件成为你的拥护粉丝。他们通常是最容易被辨认出的类型,也通常乐于担任领导者来鼓舞大家。在讨论初期尽可能的辨认出拿破仑,当教室陷入沉默时,适度点拿破仑发言,可以打破僵局。注意,与拿破仑对话有几个要诀:

   一、用语尽可能正面强烈。对拿破仑型而言,当你称赞他「发言得很不错」,对他而言听起来完全无关痛痒。你一定要说「讲得真是太棒了!」他才能领会你的意思,并可以为了这个称赞而奋斗不懈。响应他的期望。他们对人拥有天生的热情,但也十分需要对等的回馈。多鼓励肯定他,他绝对会给你泉涌的回报。

   二、不要让他成为一言堂。拿破仑型一旦被激发出热血,每堂课都第一个主动举手,且一说就是半堂课,是很有可能发生的惨况。记得适度的把发言权转移到其他学生身上,但仍然传达肯定的鼓励:「拿破仑,我又看到你一马当先的手了!你每堂课都讲的非常精彩,其他同学一定也被激发出很多响应,我们先来听听别人怎么说…」

 第二类型:南丁格尔型
特征:温和、习惯倾听别人、流水账式的发言、勤恳负责。

  这类型学生约占比例的 60%。一个讨论班中你大概能遇到 10~12 个以上的南丁格尔。也就是说,他们几乎是组成的主要族群。这大概也是讨论课初期容易陷入沉默的原因。有一半的南丁格尔不习惯主动开口,一方面是对自己的言谈不够有自信,习惯先听听他人再决定要不要发表。所以,一旦讨论班中充满拿破仑或爱因斯坦 (详后) 的精彩言论,南丁格尔通常就默默的消声了。对于很多南丁格尔来说,不发言是保护自己的好方法,而他们也通常能从倾听别人的讨论中得到启发而乐在其中。但是,讨论课的真谛就是让每个学生都练习出陈述自己的能力。因此,如何鼓励南丁格尔发言,就成了 TA 们需要用心努力的目标。

  南丁格尔不是不爱说话,除了少数特别内向害羞外,如果你要求他发言,他也能够侃侃而谈。重点来了!第二类型学生的思维,习惯遵循一个基本模式按部就班,流水账式的发言是一个很大的特色。你很有可能听他说了半节课,还觉得没有说到你要的重点,而其他学生的注意力也开始涣散。这时该怎么办呢?

   一、不要催促他讲重点。「重点在哪?」这种单刀直入的问话很容易逼得南丁格尔哑口无言,甚至从此不敢再开口。对他们而言,由于思考模式是由 A-﹥B-﹥C,每一个你以为的枝微末节,都是引导他思考到核心议题的关键。因此他们说话很习惯从始说到末,而且一被打断就很难继续。最好的方法是:边听边协助他归纳重点。在他讲了好一阵子还想继续,而全班同学已经焦点涣散时,你可以温和的与他确认:「好,南丁格尔,听到目前为止,我可以稍微归纳一下吗?你的重点是希望护士能成为有别于医生而女生特别适合从事的职业对吧?」帮他归纳,向他确认,然后把发言权转到下一位同学身上。

   二、认同他。他们通常十分愿意倾听与体贴别人。在团体中,南丁格尔常常沉默而负责的完成很多工作。因此,他们值得特殊的赞美与认同。而第二类型尤其渴望被理解与重视。如果当你觉得南丁格尔固执己见,通常是他认为你并没有听懂他的重点。因此,当你要表达与他相异的意见时,记得先认同他,例如:「南丁格尔,我觉得你照顾病人的理念非常崇高,我非常认同。但对实际的施行方法,我这里是一点小意见…」当他们获得认同,他们非常乐于倾听其他的具体意见。当你能发掘出他的特色并真心赞美,他就会愿意为你牺牲奉献,并不再惧怕下一次的发言,进而越来越明白如何表达自己。

 第三类型:孔子型
特征:随和、幽默、权衡各家意见、隐性的固执。

  第三类型是稀有人群,大约只占总比例的 10%。在讨论班中,通常我们只会拥有一两个孔子型学生。在团体中,他们通常都用随和的外貌迎待别人,因此在一开始时,非常容易跟南丁格尔相混淆。但是,「孔子」是一个团体重要的润滑剂、仲裁者,也通常拥有绝佳的人缘,甚至具备让人心服跟随的魅力。有些重要的特色可以帮助我们辨认出孔子,而如何让孔子信服并认定你是个明君,进而放心施展他的抱负,也有一些技巧:

   一、中性客观的立场。恰恰与拿破仑相反,拿破仑使用强烈字眼,充满个人主观,而孔子则大多以中性客观的立场权衡所有意见。读过《论语》的人,一定都对孔子的「因材施教」印象深刻。对孔子型学生而言,事情的道理正是如此。没有绝对的对,绝对的错,完全看你站在哪个立场看待。真理是相对的,每一个角度都有他的道理,也都必然有其缺失。因此,完美的方法就是综观并权衡各方意见

  因此,当你对拿破仑鼓舞「太棒了!太对了!」的时候,在场的孔子恐怕都会小小皱一下眉头 (聪明一点的孔子,或许会以宽大的态度认为你正在「因材施教」)。为了获得孔子的信服,你必须拥有因变的智慧:「孔丘,刚刚那位同学的发言,是站在周天子的立场。如果站在鲁国的角度,你对保存礼乐制度又有什么看法?」转向他说话时,记得如他一般使用中性客观的理智用语,他会比较容易接受。他通常会说:「还不错。满有道理的啊!但我觉得…」当讨论进入到一个段落时,可以请孔子来做个小结。他的论点通常精辟且温和,如果前面刚好很不幸的,激动的拿破仑与固执的南丁格尔正吵个不可开交,请孔子出来这时非常的有用,切记!

   二、隐性的固执与渴望支持。君子群而不同,和而不党。这点正是孔子鲜为人知的隐性固执。他可以倾听并理解其他同学,但他从不会真正的认同他们。他自有一套方法与信服的真理,只是平时乐于接受商榷。如果讨论班因孔子的幽默与随和,票选他成为小组长,他通常会温和的谦让一番,然后顺从民意的接受。这时你千万不要在心中偷笑:太棒了!之后我只要翘二郎腿旁边喝茶就好。

  接下来他可能会展现出让你傻眼的魄力与强势。不要忘了孔子诛少正卯1的惨剧!为了避免许多组内的少正卯就这样无辜被诛掉了,你必须扮演好无为而治,但适时提醒他的明君角色。询问并聆听他的难处与抱怨,并适时给予权衡的建议:「我明白你周游列国非常辛苦,但同学有抱怨罢工也是难免的,需要我在陈蔡间送点粮食过去吗?」当他发现你如他一般权衡着所有面向,又同时充满体贴的人格魅力,他就会为你臣服。

 第四类型:爱因斯坦型
特征:绝顶聪明、不按牌理出牌、反驳或踢馆、位居角落的观察

  最后,来了!这绝对是最让 TA 又爱又怕的一个类型。通常闷不吭声的坐在窗边或角落,上课好像都在看窗外发呆或低头涂鸦,但当他一发言,全世界都为之变色,这些精采绝伦的相对论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第四类型约占总比例的 15%。事实上,讨论班中拥有 2~3 个爱因斯坦就够 TA 玩的了!通常一开始,爱因斯坦绝对会成为你心中的恶魔与头号问题人物。因为他特爱踢馆!但如果你跟他磨合得当,他写出的作业又精彩到可能让你失手滑出第一个 101 分!爱因斯坦通常足以左右一堂讨论课精采或失败的关键。看过电影心灵捕手吗?究竟我们该如何成为驯服狐狸的小王子呢?

  一、了解反驳的背后是对真理的追求。与孔子相仿,第四类型很难真正的认同别人的论点。但孔子会以客观的立场判定每家有对有错,爱因斯坦们则通常以反驳的方式,追问出最终的真理。当你只看到他不断踢馆的表象,很可能认定他是个纯粹为反对而反对的乖张份子。

  其实,他之所以不轻易认同别人,只是出自对完美真理的执着。他连过去的自己都不断推翻,渴望在这些不断的辩驳与追问后能出现最终答案。不要因踢馆表象轻易为他下标签!大多数的爱因斯坦都是非常孤独的,有些爱因斯坦甚至不爱踢馆而只是沉默,当你愿意付出关心并努力理解他,他的敏锐终究会觉察到你的真诚,那他的乖张就会动摇,也愿意打破沉默展现光彩!

  二、比他更强势!更爱玩!如果你自觉临场反应较不机敏,在讨论初期别急着点搞怪的爱因斯坦发言,这可能会让你充满挫折。如果不幸点到了或他主动找碴,你可以用玩笑的方式化解踢馆的尴尬。不用正面回答他的问题,因为有时他也只是在搞怪。同样的,他也可以接受你的踢馆或取笑。拿出你的专业!爱因斯坦会臣服于强势与精湛的言论之下。如果你可以让他拜服,他绝对会从刺猬变绵羊,展现让你叹为观止的天才。

   另一方面,爱因斯坦们通常只对好玩的事情感兴趣。虽然很多被整得满头包的 TA 可能很难相信,但找碴通常代表他对你感兴趣。最可怕的状况是他觉得无趣而根本不愿投入这堂课。爱因斯坦就像是个大孩子,你把讨论设计的越有趣,越能引起他的参与。当你充分激发出一个爱因斯坦的潜力,所有同学都会因此受益,全组会因拥有这些创意而感到荣耀与动力。驯服的过程可能辛苦,但以玩的精神去做,不要太把他的踢馆当真。而驯服的成果绝对会让每个 TA 感动不已。尽你所能吧!

   熟读以上战略,有如给自己吃下一颗定心丸,带起讨论更加得心应手。当然,实际状况可能因学生个性细微差异而须加以调整,但不变的守则是:抱着一颗关爱学生的心,并把他们当朋友。当学生体会到 TA 的认真与热忱,无论哪一型都会为之融化。想象一下你将营造出来的完美讨论教室:拿破仑们充满热情的带头冲,同时学会聆听别人意见;南丁格尔们在各自的岗位上神采奕奕的工作,同时越来越有自信;孔子们终于得以一展抱负,与他钟爱的人群和谐快乐地相处;而爱因斯坦们则成为组上的荣耀,不再孤独也不再乖张。多美好的大同景象!到时必然连 TA 自己都雀跃期待着讨论课的到来了!